Cherry Island

Go to the end  

 

    最近在整理作品集准备申请爱丁堡艺术学院的摄影硕士。自从有了这个打算后,心情常常徘徊与兴奋与气馁之间。要把平时零碎的积累到最后控制在一个气场与情绪内,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由于以往拍摄时的无主题性,我一直只是很本能地看到东西,被触动,然后按下快门,所以到现在整理照片整理思路时却连自己也不明白到底要纪录与表达的是什么。

    我只知道我一直在寻找,但是到底要寻找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Posted by   2010-04-10 19:42:50 | Read More | Edit | Comments 2 | Trackback 0